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06|回复: 0

【小说园地】 荷花的爱情(四)丨汤钱根

[复制链接]

183

主题

183

帖子

679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79
发表于 2020-4-7 21:2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荷花的爱情

文|汤钱根



三、婆婆去世,儿子出生


小满娘接受不了儿子被抓的事实,终日以泪洗面,不吃不喝,眼睛呆呆地看着一个地方,嘴里喃喃自语:“为什么,为什么啊?这是什么世道!儿啊,这让我怎么活啊!”竟一病不起。

荷花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,夜夜总是梦见浑身血淋淋的小满向她招手,惊醒后用被蒙着头大哭一场。她走到哪里都有小满影子:看见别人孩子,想起他们过家家;看见大桂花树,想起那个亲亲游戏;抬头看天,想起一起逃学;看见夕阳西下,想起那枚草戒指……他们成亲才四天啊,实在太短了,还没来得及享受幸福就分离。是谁把他们分开的?她不服,问苍天,问大地,这世界是怎么啦?没人回答她的问题。无奈,无助,眼泪模糊了双眼。

婆婆病越来越重,几天后,已起不了床了。自从那天撕心裂肺痛哭之后,她怕影响生病的婆婆,白天再没敢哭出声,只是默默流泪。真是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”

婆婆有时糊涂,有时清醒,为了照顾方便,荷花就和婆婆睡在一起,喂吃,喂喝,倒大小便。荷花从小哪吃过这苦,不说含金匙子长大,最起码也是衣食无忧。穷一些她不怕,只要小满在她身边,她就觉得幸福。

原以为小满婚后照顾她,可是如今小满被抓走了,丢下家里这个烂摊子给她。她得管好,尽到妻子和儿媳的本份,就算再多苦累她也得受着,因为她爱他。





婆婆清醒时说:“这样不行,怎么能让你和我臭老婆子睡呢?”

荷花说:“娘,没事,我是小满妻子,您的儿媳妇,应该的。”

“闺女,苦了你了,嫁给我们小满没让你享福,尽跟着遭罪。这世道不让穷人活了,唉!”婆婆流着泪叹息道。

家中此时已经断粮,小满哥哥有心照顾娘,只可惜他们也很穷,实在拿不出像样东西给病重的母亲吃。荷花不得不从娘家借来米,煮些稀饭喂婆婆。第二十天早上,荷花发现婆婆有些不对劲,喂了几次都不知道咽,水米不进,人进入昏迷状态。不久,一场悲剧又发生——婆婆去逝了。经过一场红事,将家里值钱的都花光了。今日又遭此大难,更是雪上加霜,连安葬婆婆的钱都拿不出。丈夫被抓生死未卜,婆婆又无力安葬,荷花失声大哭,又一次撕心裂肺之后,把自己陪嫁的那口棺材给了婆婆。经过这双重打击和多日劳累,她脸色苍白,一对黑眸子已暗淡无光,深深地陷下去,昔日鲜花般的美人不见了。她病了。

小满被抓走一个多月了,此时已三月中旬,一连下了几天雨,天空阴沉沉,地上湿漉漉的。水面平平的,静静的,池塘里暗沉得像一池死水,稀稀拉拉几片灰色干瘪的荷叶,无精打采地杵着,毫无生机。荷花的病不见多少好转。一阵凉风吹过,昏昏沉沉的她打了一个寒颤。好像有点冷,接着又打了个哈欠。

这时,母亲端着一个碗进来说:“闺女,舒服点吗?中午没吃什么东西,饿了吧!我给你做了几个鸡蛋。不吃可不行,身子要紧。唉!他会回来的,会没事的,吃点吧!”

荷花“嗯”一声,没精打采地接过碗,吃了几口。猛然觉得一阵恶心,丢下碗,跑出房间门,呕了很久。第二天,第三天,还是这样,到吃饭时候就恶心、呕吐、怕冷。张鑫夫妻看见女儿难受的样子,很是心疼,不得不请郎中来看看。


郎中号了脉说:“恭喜先生、太太,你们闺女有喜了!”

“啊!真的?真的!这是真的!”几个人同时惊呼。

如一声惊雷,把她从恍恍惚惚中惊醒,荷花笑出眼泪:“我就说,小满哥不会不管我的,他那么疼我,一定会留点什么给我。”

自从知道怀孕了,即使吃了恶心,她也强迫自己吃东西,心情比以前好了很多。这孩子来得太是时候了,不然你让荷花怎么面对这一切。这下好了,这是他们爱的结晶,顺顺利利把孩子生出来,养大成人,这给了荷花重新活下去的动力。

秋天到了,荷花腹部像扣了个小锅。她已不恶心呕吐了,脸色也不那么苍白了,竟然有些红晕。今天天气好,她出来走走。天上一群大雁排成个“人”字向南方飞去,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落单的孤雁,真希望大雁给他带个信:“小满哥,咱俩有儿子了,我很想你,你现在好吗?一定要活着回来,你还没见过儿子呢。”一阵秋风吹过,几片黄叶落入河水里,荡漾着去了远方。她多想树叶能带上她的爱,她的思念,给远方的他。


有首诗这么写的:不是爱情不肯放过她,不是回忆不肯放过她,也不是宿命不肯放过她,而是她自己不肯放过她自己。这就是此刻的荷花,此时,她的世界里只有爱,只有思念。

小满被带走后,很快放入队伍里,甚至枪还没摸熟,就上了战场。这天他坐在树下,从怀里掏出荷花给他的那个荷包,看看摸摸,想大桂花树,想草戒指,想她那婴儿一样软软的身子,想她令人神往的体香,想她美丽动人的样子。来这儿后他变得很沉默,也不愿意交朋友,一有空他便找个没人的地方,拿出荷包,想他的荷花。“荷花,等我,别忘了我,我会回去的。”  

“你在干嘛?又想老婆了?”猛然一个声音打断他的思绪。抬头看是大老刘。大老刘其实并不老,只比他大三岁,可能因为他是个老兵油子,显得老成吧,士兵们都叫他大老刘。他们是老乡,家里还有个老母亲。小满叫大老刘刘哥,大老刘也把小满当弟弟,对他很照顾,有人敢欺负他,大老刘会对人说:“他是我兄弟,你们少找他麻烦。”由于大老刘在部队时间长,说话还是管用的。


每次要打仗了,大老刘都会悄悄嘱咐:“傻小子,留点心眼,命重要,留着命回家见你荷花,知道吗?”

小满见了急忙收了荷包,红着脸说:“刘哥,没事,没事。”

大老刘瞟一眼:“没什么不好意思,结婚四天就被抓到这儿,想她很正常。记住,好好活着,你们会再见面的。”

皖南冬天凄冷,肆虐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,凛冽的寒风一阵一阵地吹过。即使张鑫这样的家庭也受影响,私塾学生越来越少,已难维持下去,开了几十年的私塾只能解散。

荷花挺着大肚子,步履蹒跚。这天是农历11月25,张鑫63岁生日。自从私塾被解散后,他一直闷闷不乐,荷花母女想借生日之际让他高兴。午饭过后荷花肚子有点痛,算算日子好像还没到,觉得可能不是要生,就没说话。傍晚的时候疼痛加剧,痛得实在受不了了才告诉她妈:“妈妈,我肚子痛,可能要生。”母亲听了女儿话赶紧叫丈夫:“先生(她叫丈夫也叫先生),快点去请王大娘(隐婆)”。

王大娘赶到,她已经痛得满头是汗,大声呼唤:“小满哥,我痛,痛!”好像只有喊着他的名子疼痛才能减轻。到晚上十点多钟还没生下来,她已没力气喊了。王大娘说可能是房间里不干净(迷信有邪气,说女人生娃会招邪气回家),让人砍了许多桃树枝(避邪)插在门和窗户上。张鑫夫妻俩急得不得了,要知道那年代女人生娃就是在鬼门关徘徊。张鑫夫妻又是磕头,又是许愿请菩萨保佑,又是给祖宗烧香。到鸡叫时候,听到一阵婴儿啼哭声,产房里听见王大娘的声音:“恭喜,恭喜,是儿子。”大伙这才松了口气。




未完待续

提 示

  本平台刊发或转载的作品,只是为了传播,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!


(文中照片来自网络。)
责编丨刘玺娜
复审丨徐静媛
校对丨王 君
诵读丨杨 洁
制作丨陈朝峰
点击下面链接,看作者更多精彩
作者简介
汤钱根   安徽桐城人,现居江西萍乡,肢残。热爱文学。

诵读者
雨娘 原名杨洁,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中华诵读会会员、中国傩戏学会会员、中国音乐家协会戏曲声乐研究会会员;江苏省导演学会会员、南通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;原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文联驻会副主席。


欢迎投稿


  《爱传递》以“弘扬爱心、鼓励善行、传递正能量”为宗旨。向残障朋友和社会公众征集传递爱心、自强自立、弘扬正能量的稿件,体裁不限。欢迎踊跃投稿!
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收阅↓↓↓
【1】“爱传递”征稿启事【2】“爱传递”投稿须知
编辑部组成
主编:罗红
主编助理:谭纯慧
副主编:徐静媛
顾问史军昌
编辑谭纯慧  徐静媛吕眉洁
杨忠颖  孙莲英  程丽 单红娟 刘玺娜 陈朝峰
原创首发检查:耿朋飞
校对吕眉洁(兼)萧协章  王君(兼)
平台制作张红杰  张朝青
萧协章(兼)  陈朝峰
后勤黄翀  雨婷  
诵读杨洁(主持)   李雪霞
张岳香  张雪松  郑 州  邱永康
杨 锋  单红娟  黎 琴  管红娟
卢 伟  马跃峰  颜忠梁  王 君
马 俊  马滟敏
编辑部外联侯美丽 孟旭红
投稿邮箱责任人(皆为兼任)孙莲英  曹晓霞  耿鹏飞
微信作者群管理员(皆兼任):谭纯慧  侯美丽  孟旭红  耿朋飞
版块分工
根据版块设置和编辑工作需要,编辑部分工如下:
文学园地子版块:
★小说、故事版:
徐静媛(版块主持 兼)
★散文、随笔、杂文、评论:
吕眉洁(版块主持)  谭纯慧
单红娟
★诗歌(现代诗、古典诗词):
杨忠颖(版块主持)陈朝峰   
★摄影艺术:程丽(版块主持)



爱传递百花园


  世界上没有人不需要别人帮助,也没有人不能帮助别人。中国有8500万残障人,他们很多人在接受爱心帮扶的同时,也在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人。残障人士是社会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的重要力量。本公众平台是展示残障人士传递爱心,自强自立,弘扬正能量的平台。


爱传递百花园ID:aichuandi-bhy

投稿邮箱:icd000000@163.com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公益网站,残疾人就业,残疾人找工作,残疾人优惠政策,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 

GMT+8, 2020-8-5 09:43 , Processed in 1.207317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.2

© 2001-201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